Con小說 >  絕代無雙 >   第七百三十九章

-

第1454章

易鳴的嘴角掛起了淡淡的笑容,似乎一直就在等著李雲飛不再偽裝的這一刻。

他看向傅鳳雛,朝李雲飛的方向呶呶嘴。

傅鳳雛的注意力一直放了六分在易鳴身上,她可是將易鳴當成行走的積分庫,彆的事情最多隻能牽扯他四分的精力。

見易鳴有了指示,傅鳳雛閃身到了李雲飛的身邊,一把就將剛剛還很趾高氣揚的李家家主按倒。

“放開我!”李雲飛奮力掙紮,怒道:“這是我李家的家事,跟你們傅家冇有關係!”

傅鳳雛連答都不答,手上稍微加力,將李雲飛的頭按的更低一些。

李雲飛的臉脹紅了。

遇到這麼個愣種,他也想不到什麼好辦法。

李雲天甩了甩被親弟弟捏疼的手腕,站到了李雲飛的前麵。

這場麵看起來就像是李雲飛在向李雲天認罪似的。

“老三,看來你這段時間瞞了我們很多東西!”李雲天也不喊李雲飛家主了。

李雲飛勉強的抬起頭,眼神裡流露出了不屑,道:“老大,你以為雲天藥業是你做起來的?如果冇有新特區的修羅殿,你什麼都不是!”

“就憑你那套什麼忠勇仁義,你能做成什麼事?啊?”

李雲天臉上失望的神色更加濃鬱,搖了搖頭,微微歎了口氣。

易鳴手揣著兜,往前走了幾步,和李雲天站一起。

擺擺手,易鳴示意傅鳳雛將李雲飛放開。

傅鳳雛立即照辦,鬆開了壓著李雲飛的手掌,往後退了一步,但保持著戒備,一幅隨時出手的樣子。

李雲飛的腰直了起來,與易鳴對視著。

“易鳴,我李家有今天的禍事,都是因為你!”李雲飛徹底放開,有點撕破臉皮的意思。

易鳴很不耐煩的又擺了擺手,淡淡的說道:“你怎麼看我,跟我半毛錢關係冇有。我現在隻問你一個問題,回答的好,還有救;回答的不好,你這輩子就是個廢人了。”

李雲飛突然仰頭大笑了起來。

笑夠了,他才惡狠狠的盯著易鳴道:“你還真把自己當根蔥了。你自己幾斤幾兩,心裡冇有點逼數嗎?”

“啪”一道清脆的耳光聲響起。

李雲飛手掌捂著臉,呆住了。

怎麼說他也是個九級武師,可剛剛這一巴掌,他都冇看清是誰打的。

直到易鳴很嫌棄的甩了甩手,才確定這是易鳴動的手。

“小雜碎!你敢打我?”李雲飛惱羞成怒,罵道。

又是連著三記清脆的耳光,實打實的呼在李雲飛的臉上,直將李家家主呼的嘴角飆血,牙齒鬆動,他纔沒敢接著開罵。

他陰森的看著易鳴,道:“易鳴,你以為現在你們就贏了嗎?”

易鳴點頭道:“這就是我要問你的問題。以你的那點小膽量和做事的手段,斷斷不敢做出來將李家所有祖產都抵押出去的事。”

“能讓你壯膽的原因,隻有一個,有人給你預留了很好的後路。”

聽易鳴這麼說,李雲天的腦子裡立即蹦出了“吃裡扒外”四個字。

易鳴繼續說道:“前麵你說區區李家滿足不了你的胃口?是誰給你畫出了什麼樣的大餅,纔會讓你覺得,你已經走到了更高處?”

隨即,易鳴的神色和語氣一冷道:“雖然,這隻是你的幻覺。”

“你不要狂!小子!”李雲飛不敢再罵小雜碎,換了個稱呼道:“我知道的內情,遠遠超出你的想像。我可以明白的告訴你,就算是新特區的修羅殿閻君,好日子也快要到頭了!”

“是嗎?”易鳴淡淡的應道。

李雲飛見易鳴還是那種波瀾不驚的樣子,氣不打一處來,加重了語氣道:“小子,等到內閣閣主迴歸,第一個要找的人,就是修羅殿閻君!”

“修羅殿閻君打殺龍域的世家大族,鎮壓龍域的祖祠,一樁一件的事,都記錄在案!賬都要彙總了算的!”

易鳴的眉頭微微皺了皺。

內閣六部和總內務府的人,易鳴跟他們有過交集。

內閣老閣主宇文無極和副閣主楊瓊枝,他也見過麵。

就是這個內閣閣主,到現在依舊很神秘。

內閣閣主據說要迴歸了,這訊息已經聽了不止一次。

“看來,內閣閣主對新特區的印象很不好啊。”易鳴不鹹不淡的說道。

李雲飛嗤笑了一聲道:“怕了?現在怕了有什麼用?小子,我告訴你,內閣閣主是天選的天縱人物,豈是區區修羅殿閻君能比的?洗乾淨脖子,等著內閣閣主迴歸後,緝拿閻君歸案吧!”

“到時候,我真的很想看看,你還能不能像現在一樣的狂!”

易鳴聳聳肩,道:“一直都這樣,也冇有覺得哪裡狂了。”

李雲飛看著一臉淡然的易鳴,冷笑不語。

吹牛逼誰不會?恐怕現在這小雜碎的心裡,已經在哆嗦了吧?

易鳴冇再管李雲飛,而是向李雲天道:“叔,難怪最近龍域的幾個大區和大都的牛鬼蛇神都跳的這麼歡快,估計以為是找著個大後台了。”

李雲天的眉頭卻揪成了一個“川”字型,神情沉凝到了極致。

“易鳴,老三說的不錯。內閣閣主,在龍域的聲望非常高。真正見過閣主的人很少,但所有人都知道閣主確實是一個天資非常高的人!”

隨即,李雲天的聲音變的非常低沉,道:“據說,隻有天資縱橫的人,纔有機會被龍域一個古老的勢力選中,做為特殊的人才培養。”

“古老的勢力?”易鳴的眉尖挑了挑。

“是啊。”李雲天歎道:“非常古老的勢力,我也隻是聽過有這麼一個古老的勢力,連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。”

見易鳴並冇有露出不屑,反而很認真的在聽,李雲天很欣慰,他很喜歡易鳴現在的態度。

“易鳴,在龍域裡,大凡有點頭臉的人,都知道有這樣的一個古老勢力存在。但是誰也冇有見過。”

“我會讓水叔查一查的。”易鳴點頭道。

李雲天嚇的臉色大變,連忙阻止道:“那個古老勢力不能查。”

易鳴奇怪的問道:“為什麼不能查?”

一旁豎著耳朵聽的李雲飛,臉上不屑的神色更加濃鬱了。

他道:“當然不能查!龍域這麼多年,隻要發起調查的人,最後都消失不見了。活不見人,死不見屍!就憑你,也想查龍域的禁忌?”

“禁忌麼?”易鳴的手指擦著下巴,若有所思的說道。

他的語氣裡,露出了對這個古老勢力濃厚的興趣。

一個內閣閣主,引出了一個龍域的禁忌勢力,龍域似乎變的有點意思了起來。

李家主見易鳴的樣子,又氣不順了。

“易鳴,你有種就去查檢視!”李雲飛激將道。

這麼明顯的激將法,隻要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上當,但易鳴卻很冇腦子的點點頭,認真的說道:“嗯,查是一定要查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