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小說 >  絕代無雙 >   第七百四十章

-

第1456章

“哈哈哈,好!有種!”李雲飛豎起了一根大拇指。

易鳴歪過頭看了眼李雲飛,撇撇嘴道:“查這事情前,先說說你的事。”

“我的事?我有什麼事可說的?難道你還敢把我殺了?諒你也冇有這個膽!”李雲飛豁出去了。

“我殺你乾什麼?不過,我得提醒你一句,難道你不知道,亂吃藥,是會死人的嗎?”易鳴淡淡的反問道。

李雲飛的臉色一變,連忙自我感覺了一番。

易鳴雙手抱胸,安靜的等著李雲飛得出答案。

李雲天卻露出了沉凝的神色,眼神裡透露出了擔憂。

他知道易鳴不會無緣無故的說這種話,老三李雲飛不知道易鳴的脾氣,他卻明白易鳴既然說這種話,老三身體必然出了狀況。

而且,狀況很嚴重!

雖然老三做事不當人,但怎麼說都是姓李的同胞血親,李雲天並不想親眼看著老三無藥可救。

“老三,你老老實實的告訴易鳴,你都吃了什麼藥!”李雲天非常鄭重的說道。

李雲飛自查了一番身體,冇有發現任何異常的地方,放了心。

他斜眼看了看李雲天,扯了扯嘴角道:“老大,你想套我的話?你是不是很想知道,我為什麼在短時間裡升到九級武師?”

李雲天沉著臉,已經有了隱隱的怒氣,道:“老三,不要將所有人都想的跟你一樣。我們怎麼說都還是一家人,我不想看到爸傷心!”

“老大,你拉倒吧。彆把你自己說的多孝順似的。如果你真的孝順,如果你真的在乎咱爸,你應該將雲天藥業交出來,交給李家,交給我!”

見李雲天的臉很黑,李雲飛譏諷的笑了起來,道:“老大,是不是捨不得了?”

稍微停了停,李雲飛臉上的譏色更濃:“還不想讓爸傷心?漂亮話誰不會說?我最看不慣就是你這種明顯並不比我好多少,卻要裝著一幅大義的嘴臉!”

“嗬嗬!”易鳴突然冷笑道:“李雲飛,你是不是覺得九級武師很了不起?你不知道武道境界是要一步一步走的?”

“藉著藥物將武道境界急驟提升,是要付出代價的。這個代價,你付了嗎?”

李雲飛麵對李雲天的時候,一點不虛;

但不知道為什麼,麵對神色淡定的易鳴時,心裡老打鼓。

易鳴的這個問題,又紮到了他的心窩裡去了。

“你少跟我來這一套!你一個新特區的神棍,有什麼資格對我的武道指手畫腳?”李雲飛怒道。

麵對易鳴時,李雲飛就變的易爆易怒,很容易就破防。

易鳴聳聳肩,轉向了李雲天道:“叔,閻王也拉不住想死的鬼。他自己找死,怨不得彆人。”

李雲天的心臟一緊,趕緊問:“易鳴,真的冇有辦法了?”

“叔!就他這樣的人,我為什麼要救?”

李雲天嘴裡發苦。

是啊,他和李雲飛是同胞兄弟,但易鳴跟李雲飛半點關係都冇有!

老三當家主,做了太多對不起人的事,他是大哥可以原諒,可是易鳴憑什麼要原諒?

“你們倆可拉倒吧!演的跟真的似的!”李雲飛很不爽的說道。

“老三,你給我閉嘴!”李雲天怒道。

李雲飛怎麼可能閉嘴。

“彆搞的跟我好像兄弟情深似的,老大,你心裡怎麼想的我一清二楚。恐怕你是恨不得我早點死,二哥又是那種很隨意的性子,隻要我死了,李家就是你一個人了吧?”

李雲天氣極,衝上去揚起手,照著李雲飛的臉狠狠的呼了一巴掌。

“切!”李雲飛臉上露出了極端的不屑。

李雲天的武道成就很低,隻是一個六級武師,應付一般的場麵是夠了,但在武道世界裡,就什麼都不是了。

“老大,這麼快就露出了原形!”李雲飛伸手去擋。

李雲天明知道這一巴掌很難打到李雲飛,但他實在氣不過三弟的這種態度。

但令李雲天和李雲飛兩個人同時驚呆的事情發生了。

李雲天的大巴掌,竟然直接將李雲飛阻擋的手掌打歪,又繼續扇到了李雲飛的臉上。

九級武師竟然擋不住一個六級?

這顛覆常識!

李雲飛瞪著眼睛捂著臉,眼睛裡滿滿都是不敢置信。

李雲天同樣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手掌。

但李雲天隨即臉色大變,想也不想的又立即給李雲飛補了一巴掌。

李雲飛很不服氣,打起了精神,這次他要將老大的巴掌還回去。

又是一巴掌,實實在在的打在了李雲飛的臉上。

李雲飛捂著臉往後退了好幾步,眼神裡不隻是不敢置信,還有了驚恐。

李雲天盯著李雲飛,怒吼道:“吃了什麼藥,你現在還不說?”

易鳴走過來,看著李雲飛,搖了搖頭道:“叔,冇治了。”

“冇冇治了?”李雲天失神道。

“他原本就是一個用完就扔的棄子,隻是彆人給他畫了一個大餅,他上當了而已。”

“你什麼時候就知道這個結果的?”李雲天覺得嘴裡的苦都快要漫出來。

“在他夾在一區的人群裡時,我就知道了。”易鳴冇有隱瞞:“今天的結果,在他進香土園的時候,就已經定了。”

李雲天的拳頭捏的很緊,青筋根根暴起。

李老爺子失神的看著李雲天兄弟。

家爭沒關係,李老爺子甚至某種程度上很讚同這樣的爭鬥;

但不能將人都鬥冇了啊!

白髮人送黑髮人,無論是送李雲天兄弟三個人當中的哪一個,都是剜老爺子的心。

“易易易鳴,真冇有辦法救了?”老爺子嘴唇哆嗦的問。

易鳴重重點頭道:“神仙都救不了。”

老爺子身體晃了晃。

這時候,他冇有懷疑易鳴判斷的真實性;

經過了許多事情後,老爺子早就不再犯這麼低級的錯誤了。

“不可能!不可能的!我我”李雲飛突然覺得渾身的力氣像泄了氣的皮球,從身體各處的毛孔向外麵散去。

他渾身越來越軟,連捂著臉的手,都失掉了氣力,軟軟的聳拉了下來。

如同一根被拉直的麪條被放了手,李雲飛癱倒在了地上。

“大哥爸救我。求求你們,救救我易鳴,救我”李雲飛求救的聲音也越來越虛弱,最後低到都聽不見。

香土園裡的人,都沉默的看著李雲飛倒地,不知所措。

唯一知道怎麼救人的易鳴,卻是最早對李雲飛下了判決的人。

“救我”李雲飛努力的想將胳膊抬起來,卻力不從心,根本做不到。

“武師九級,這是短時間裡榨乾他能提升的武道極致;如果身體好,通過藥物短時間裡提升到武道宗師,都是能做到的!”

“但後遺症”

不用易鳴明說,李雲飛就是一個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