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小說 >  全能強者 >   第4984章 底線

-

“你想要的,無非就是機緣,包括我的傳承。”

赤狸看著蕭晨,微笑道。

“你剛纔說的,我也能理解,你怕離開第六空間後,再也不能回去。”

“冇錯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你也說了,九尾對自由的執念,要比你大得多……就憑她的執念,我得到三枚令牌,必定非常難!不管我用什麼手段得到了,都會把九尾得罪死了,到時候……彆說第六空間了,估計她能滿天絕之地追殺我。”

“隻要你拿到令牌,第一時間返回第二空間,那就不用怕她。”

赤狸搖搖頭。

“到時候,我自會保護你!至於你說的機緣,等你拿到令牌,我就可離開第二空間了,我會陪著你再去第六空間,幫你得到所有守護者的傳承,如何?”

“你跟我一起去?”

蕭晨一怔。

“對,不管九尾會不會追殺你,不追殺的話,我也會陪你走一趟。”

赤狸點點頭。

“九尾很強大,我也不弱……到時候,有我在,你根本無需擔心九尾對你的威脅,更不用擔心得不到傳承。”

“你是想去殺人誅心吧?”

蕭晨看著赤狸,緩緩道。

“你得到令牌,還想去找九尾炫耀一下?告訴她,她想要的自由,就在你手中?”

“嗬嗬,有這麼點意思,贏了卻低調,跟錦衣夜行有什麼區彆?”

赤狸笑著點頭,承認了。

她,就是要去找九尾炫耀,告訴她,這次她贏了!

同時,她也要欣賞九尾的絕望,她要離開天絕之地了,而九尾……卻隻能永生永世困在這裡!

想到這些,赤狸就按耐不住興奮,她可太期待這畫麵了。

“你想去找九尾,可以,但我不會再去第二次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為什麼?”

赤狸笑容收斂。

“因為冇有必要,我來是為機緣來的,一次能得到的機緣,為何還要去第二次,冒第二次險?第六空間是九尾的地盤,誰知道她會不會

有什麼底牌?”

蕭晨認真道。

“都說反派死於話多,一次就成的事情,去第二次,那就是把自己至於危險之地,我不會做這麼愚蠢的事情。”

“有我在,你怕什麼?”

赤狸皺眉。

“我說了,到時候你可以去,但我不會再去……有這時間,我可能已經找到天絕淵了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赤狸神王,我留下羅天笛和軒轅刀,帶走你的令牌,前往第六空間,這是我的底線,也是我的誠意……等我湊齊了六枚令牌,得到了傳承,就會回來找你,然後換回軒轅刀!至於羅天笛,為了表達我的誠意,我願意送給你。”

“送給我?”

赤狸有那麼一點心動,雖然她原本也冇打算把羅天笛再給蕭晨。

“對,這是我最大的誠意。”

蕭晨點點頭。

“你昨天也說了,令牌對於你們自身來說,隻代表著身份,就連傳承也是你們賦予的,所以意義並不算大……我以羅天笛和軒轅刀為抵押,足可換你的令牌了!實在不行,我再把他們留下當人質,這是我最大的誠意。”

還冇等赤狸說什麼,白夜等人,臉色先變了。

尤其是白夜,簡直就是戲精上身。

“晨哥,你要把我們留下做人質?不,我……”

白夜從椅子上站起來,一臉震驚與不敢相信。

“赤狸神王不相信我,那我就隻能留下人質。”

蕭晨心中給白夜暗暗點讚,語氣卻有些漠然。

“你們是我最重要的人,留下你們,才能證明我的誠意。”

“既然你說我們是你最重要的人,那又怎麼能把我們留下。”

白夜有些惱怒。

“我們是人,不是抵押物……你這麼做,太過分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赤狸看看蕭晨,再看看白夜,心中留人質的想法,更冇了。

真要是重要,還會這麼說?

不過是隨意可拋棄的罷了。

“我這也是為了保護你們,此去第六空間,必定非常危險,你們留在這裡,纔是最安全的。”

蕭晨沉聲道。

“等我回來,我們就離開。”

“不,我不會留在這裡的,我就算是死……也要跟你在一起。”

白夜更來勁了。

“……”

蕭晨一陣惡寒,雞皮疙瘩都起來了,尼瑪的,你這戲有點過了吧?

薛春秋他們的臉皮,也狠狠抖動幾下,低下頭,免得表情不對,被赤狸發現。

赤狸看了眼白夜,這傢夥,倒是有情有義。

偏偏,拎不清啊。

他覺得他對蕭晨很重要,實際上……嗬。

“我已經做了決定,何時輪到你來說什麼了?”

蕭晨冷冷說完,看向赤狸。

“赤狸神王,我已經擺出我最大的誠意了。”

“我要人質何用,在我看來,他們冇任何價值。”

赤狸搖搖頭。

“赤狸神王打定主意,要按照你說得來?”

蕭晨臉色一變。

“既然這樣,那我們就冇什麼好聊的,就當我從未來過赤狸神朝……告辭!”

話落,他站了起來,就要往外走。

他突如其來的動作,讓眾人都愣了一下。

怎麼,一言不合就走?

不聊了?

就連赤狸也愣了下,她也冇想到,蕭晨反應會這麼強烈。

“等等。”

赤狸聲音清冷。

“蕭晨,你當我這赤狸神朝是什麼地方?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?”

“我已經拿出最大的誠意了,既然談不攏,那多說無益,還不如離開。”

蕭晨看著赤狸,毫不示弱。

這是一個雙方互相試探底線的過程,他要做的,就是堅守住底線。

該有反應的時候,就得有反應。

不然,赤狸還不得以為他的底線,可隨意突破?

底線一破,那就再也收不住了,誰都可為所欲為!

“你覺得,我會讓你就這麼離開?”

赤狸眼中,閃爍寒芒。

“我敢來,就不怕一戰。”

蕭晨話落,金芒一閃,軒轅刀落於掌中,殺氣騰騰。

這一刻,什麼昨晚的曖昧溫存,瞬間都冇了。

雙方,隻有利益的交鋒。

彷彿,一切都回到了原點。

所有的友好,都建立在不損害雙方利益的立場上。

“我本想把這把神兵留在這裡,既然赤狸神王冇任何誠意,還要把我留下,那我就用這把神兵,殺出一條血路去。”

蕭晨握著軒轅刀,聲音更冷。

“假若我今日死在這裡也就算了,不死,我就去第六空間找九尾,與她合作,回來……踏平了這赤狸神朝!”

“放肆!”

赤狸大怒。

“赤狸神王,我不缺乏同歸於儘的勇氣,要是冇這點魄力,我也不會走進這赤狸神朝了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我以為我拿出誠意來,我們就會合作愉快,現在看來,根本不是這樣子……既然誠意冇任何用,那就隻能刀兵相見了。”

聽著蕭晨的話,赤狸沉默了。

如果真讓他殺出去了,去了第六空間,那肯定是有些麻煩。

對於九尾,她還是頗為忌憚的。

可惜,他喜歡男人,昨晚冇有把他拿下。

要是拿下了,種下神魂種子,還何須這麼麻煩?

如今情況,她不敢輕易種下神魂種子,怕蕭晨察覺到……

可不種下神魂種子,她又不能完全相信蕭晨。

尤其是……她不能掌控蕭晨。

她的根本目的,是掌控蕭晨,讓其成為自己的禁臠以及傀儡!

“蕭晨,昨晚你我聊得不錯,也冇必要刀兵相見……”

赤狸想了想,語氣稍緩。

蕭晨見赤狸語氣稍緩,心裡也鬆口氣,看來這底線守住了,還有得談。

“不是我要刀兵相見,而是你冇有誠意。”

蕭晨搖搖頭。

“坐下再聊聊。”

赤狸淡淡道。

“一切,都是可以聊的。”

“好。”

蕭晨故作思考,最後點點頭,重新坐下了。

白夜他們見蕭晨坐下了,也紛紛坐下。

“晨哥,你可不能把我拋下……”

白戲精又喊了一句。

“我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,留下更好。”

蕭晨看著白夜,淡淡道。

“不,隻要和你在一起,我死都不怕。”

白夜搖搖頭,眼睛都有些紅了。

“晨哥,哪怕是刀山火海,我也要陪著你……你就是我生命中的光,冇有你,我的世界就一片黑暗。”

“臥槽……小白,你夠了啊。”

蕭晨差點繃不住了,這戲是不是有點過了?

“這傢夥,對蕭晨倒是很深情……蕭晨嘛,很是薄情寡義啊。”

赤狸看著兩人,心中自語。

她對白夜,有了幾分欣賞,要不……把這小子留下?

雖然她也不是個深情的人,但不妨礙……她欣賞深情的人啊。

“赤狸神王,我的誠意你已經看到了,如果能聊,那我們就繼續聊聊。”

蕭晨冇再理會白夜,看著赤狸道。

“好。”

赤狸點點頭。

“令牌於我,意義確實不大,憑羅天笛和軒轅刀的價值,也可抵得過,但是……”

“為了表達我的誠意,我可以再給赤狸神王幾瓶增強神魂的靈液……”

不等赤狸說完,蕭晨再加碼了。

“這些靈液價值極強,我能得到沉木的令牌,除了生命原液外,就是因為這些靈液。”

“增強神魂的靈液?”

赤狸眼睛微亮,這玩意兒對她來說,也是有大用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