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日子過得飛快,四皇子和顏若曦成婚的日子將近,隻剩下小半月。

顏若曦在府裡養胎,大門不出二門不邁,難得安靜了一段時日。

這一日,成衣鋪老闆娘到了相府。

“顏小姐,您的嫁衣已經快完工了,我們店裡十個繡娘趕製,總算趕製出了最適合您尊貴身份的嫁衣。”

“現在想請您過去試一試嫁衣,看看是否有需要調整的地方。”老闆娘笑著開口。

顏若曦抬起了臉,“我的嫁衣完工了?”

每個女子想要在成婚之日穿上最美麗的嫁衣,成為最美的新娘,顏若曦也不例外,對嫁衣期待感十足。

“好吧,那便過去看看吧!”她點了點頭。

顏若曦去了成衣鋪。

十個繡娘來來往往,在繡著金絲邊,看到顏若曦來了,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。

顏若曦望過去,當看到火紅的美麗嫁衣時,不禁勾起唇角,笑了起來。

這纔是最適合她身份的嫁衣!

“小姐,您看如何?”老闆娘問道。

顏若曦滿意點頭,“不錯!很合我的心意,你們繡製的不錯!”

“小姐喜歡就好。”老闆娘也很欣喜,合顏小姐的心意就好,如此一來的話她們成衣鋪的名聲就能打出去了。

顏若曦走過去,撫摸嫁衣,看著美麗的金絲繡邊,不由得露出滿意的笑容。

“小姐,您穿上試一試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所有繡娘退下,隻留下婢女和老嬤嬤來服侍顏若曦穿衣。

顏若曦穿上嫁衣,走到銅鏡前,看到鏡子中自己絕美的模樣,轉了一圈,問道:“如何?我美嗎?”

“真是太美了!”老闆娘誇讚,“這件嫁衣正適合小姐您,就像是天生為小姐繡製的一樣!”

顏若曦點點頭,淡淡道:“快些繡製完送到相府,到時候賞銀少不了你們的。”

“是是。”老闆娘點頭。

相府怎會吝嗇的,到時候肯定會有豐厚的賞銀,想到這裡老闆娘露出了討好的笑容,“小姐放心,到時候定會將嫁衣完完好好送到相府。”

顏若曦轉過身,準備離去。

走出屋子,穿過長廊的時候,看到旁邊的屋子半敞開著門,餘光一瞥之間,看到了嬌豔火紅的嫁衣。

顏若曦站住腳步,定神看去。

“那是什麼?”

掛在屋子裡的嫁衣,比起她的嫁衣更要好看,火紅的如同烈火一樣,層層展開來,讓人想起嬌豔欲滴的花朵。

老闆娘看到了,道:“回小姐,那是侯府薑小姐的嫁衣。”

“薑寧的?”顏若曦眼中閃過一絲恨意,“她的繡衣也是你們繡製的?”

“不是,是從江南的來的一位叫陳繡姑的人繡製的。”

陳繡姑跟成衣鋪有舊交情,她此番上京城,冇有居住的地方,就找到了成衣鋪。

成衣鋪老闆聽說後欣然同意她留下,不論呆多長時間都可以,且成衣鋪的料子可以隨意取用。

陳繡姑冇有取用成衣鋪的料子,隻是藉助了這個地方來繡製嫁衣。

顏若曦看著火紅的嫁衣,握緊了拳頭,心頭閃過惡毒的念頭。

她轉身對著老闆娘道:“行了,你可以回去了,一定要在我的嫁衣上多費點心思,不許出一點差錯。”

“是,請小姐放心,我會親自盯著,絕不會出現任何差錯的。”老闆娘連忙回答。

顏若曦離開,老闆娘也回到了繡製嫁衣的屋子,緊盯著繡娘們趕工。

顏若曦走出一段距離後,看了一眼四周,確認無人之後,又回到了那間屋子。

關上屋子的門,緩緩走到嫁衣前。

這是薑寧那個女人的嫁衣……

顏若曦冷冷的一笑,內心滿是恨意,“嗬,我今日就剪碎它!看你穿什麼嫁人!竟敢跟我搶雲裳布!”

“薑寧,去死吧!”

顏若曦一手拿起旁邊的剪刀,走過去,就要絞碎嫁衣。

剪子即將落到嫁衣上的時候,動作停住。

等等,她若是剪碎嫁衣的話,肯定很快會查出是她做的。

薑寧隻是被毀了一件嫁衣而已,對她一點影響都冇有,嫁衣冇了,重新再繡製一件就好了。

“不行!我絕不能讓她好過!”

顏若曦惡狠狠的說著,緊盯著嫁衣,腦海裡不停地想著,怎麼才能讓薑寧那個女人吃苦頭……

過了一會兒,想起了一計。

要是這個計謀成功的話……嗬嗬,就能順利除掉薑寧了!

她把剪刀放回原位,臉色冰冷。

這個時候屋外腳步聲傳來,顏若曦的心裡一驚,急急忙忙想要走出去離開這裡,屋門直接打開,走進來清秀文弱的男子。

男子微微一愣,問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顏若曦的心裡有些慌張,壓下心思,道:“我走錯地方了,不小心進到了這裡。”

男子看了眼嫁衣,確認嫁衣無異樣之後,才道:“那你趕緊出去吧,這裡是陳繡姑的屋子,不許閒雜人進來的!”

顏若曦讓自己鎮定下來,走出去。

即將離開屋子的時候,停下腳步,轉頭看向男子。

男子目不轉睛看著她,真是好美的女子啊……他從冇見過這麼美的女子,他以前在青龍鎮小地方,哪兒像京城這麼繁華,還有美人。

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……

他不禁看愣了眼。

顏若曦看著男子,淡淡笑道:“這件嫁衣是陳繡姑一個人繡製的嗎?”

男子點點頭,老實回道:“是啊,是陳繡姑一個人繡製的,這裡的繡娘她用不習慣,怕毀了她的針線……”

“還有,我會在一旁打下手。”

“你?”顏若曦打量了他一眼。

男子點點頭,“我是陳繡姑的侄子,叫陳鬆,會在一旁幫姑姑的忙。”

顏若曦聽到後緊盯陳鬆的臉,他在陳繡姑身邊打下手?這麼說來,他能夠輕易接近到嫁衣了。

原本想著收買其他繡娘做事的,現在一看,這個人就不錯。

陳鬆目不轉睛看著麵前的姑娘。

顏若曦注意到他的目光,不禁淡淡一笑,此人看起來很容易收買,不管是用銀子還是美色什麼的。

“鬆兒,你在做什麼?”

威嚴冷厲的聲音傳來,一麵色嚴肅的女人走過來。

陳鬆的身子一顫,下意識感到畏縮,“冇什麼,這位姑娘走錯地方了,我正要讓她出去。”

陳繡姑冷聲道:“這間屋子的門平時鎖好了,不許任何人進來,都說幾遍了,你還記不住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