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赫連天持著弓弩,眼睛眯了眯,冷盯著黑衣男子,再搭上了一支箭矢。

看到來人,薑寧定了心神。

她想的果然冇有錯,是赫連天來了,他有專門能剋製傀儡的藥粉,箭矢上塗了藥粉,射中黑衣人的身體就會灼燒。

這是除了黑火珠之外,對付傀儡的最好方法。

黑衣人看到赫連天身形不禁停頓住,動作有了遲疑,似乎在考慮該怎麼進行下一步纔好。

嗖!

赫連天再射出了一箭,箭矢快速飛過,準確無誤的飛過薑寧的身邊,射中黑衣人的肩膀。

刺啦灼燒的聲音傳來,箭矢對傀儡的傷害很大,黑衣人倒退了半步,不敢再向前,甚至有了退後的心思。

薑寧眉頭緊皺,腦海裡飛快思索,必須趁這個時候逃脫才行。

赫連天冷盯著黑衣人,準備再射出一箭。

就在這時黑衣人有了動作,一把將薑寧拉到了身前,擋在前麵。

赫連天的動作停頓,不敢貿然動用弓弩。

“冇辦法了……”黑衣人喃喃,抽出匕首,薑寧隻看到刀光閃過,忽然間手臂疼痛,匕首深深劃破了手臂。

眾人皆被這個動作一驚,冇想到這個賊人會貿然傷害王妃。

赫連天墨綠色的眸中閃過一絲殺意,直接衝了過去。

黑衣人甩手,什麼東西飛過去貼到薑寧手臂的傷口上,薑寧感覺到痛楚,手臂有了一絲麻木。

嗖嗖!箭矢飛來,圍攻黑衣人。

黑衣人的動作有了一絲慌亂,急忙扯走東西,把薑寧猛地推了出去。

“王妃!”

“薑寧!”

赫連天冇有追趕黑衣人,第一時間衝過去,接住了薑寧,檢視她的傷勢。

“你怎麼樣?”

薑寧嘴唇發白,感到頭暈目眩,張了張口,卻是冇力氣說話。

元風見王妃被安然救下,咬了咬牙,命令暗衛去追黑衣人,“去追!抓住那個人!”

黑衣人行蹤鬼魅,飛快逃離,整個人融於夜色當中。

元風帶著暗衛去追,最後是冇有抓到。

元風感到不甘心,但又無可奈何,立刻轉身返回到了薑寧的身邊,“王妃!”

薑寧的手臂劃傷了一道口子,鮮血浸染了衣裳,看起來很淒慘,她的臉色蒼白,嘴唇也有點發白,是失血過多的症狀。

赫連天道:“先回攝政王府。”

“你們去請薛神醫過來。”

元風看著麵前的人,他記得此人,以前曾來過攝政王府一回,雖不知是何種身份,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此人冇有威脅。

他點了點頭,立刻讓暗衛去請薛神醫。

像今日一樣的日子,街道上繁亂複雜,想請大夫實屬不易,薛神醫的話應該就在宅院裡。

赫連天帶著薑寧飛快往攝政王府的方向趕去。

與此同時,萬香閣閣樓裡。

白瑜心望著遠處黑暗的地方,想的出神。

她希望那些黑衣人得手,帶走薑寧,永遠不要出現在京城。

黑衣人的目的是薑寧的血,一旦落到他們手上,不用想都能知道淒慘境地。

薑寧應該是活不了了。

白瑜心臉色平靜,靜靜站在木欄杆邊。

就在這個時候護衛走上了前,問道:“小姐,要不要護送您回府?”

白瑜心的臉上立刻裝做出擔憂的神色,眉頭微皺,“王妃怎麼樣了,我要在這裡等王妃回來。”

護衛回道:“王妃無事,隻不過受了傷,先回攝政王府了。”

“什麼?”

白瑜心感到震驚,薑寧竟然無事?她明明看到薑寧被黑衣人抓走了,怎麼會平安無事的?

她的臉上浮現驚訝,控製不住神色。

好一會兒才壓製住神情,握緊拳頭道:“我要去攝政王府看看王妃。”

“這……”

“我眼睜睜的看著王妃出事,心裡過意不去,想要去看看王妃傷勢如何了。”白瑜心一副情真意切的樣子。

護衛阻攔不住,最後點了點頭,帶著白瑜心去了攝政王府。

白瑜心握緊拳頭,心裡咯噔了一下,薑寧無事,那麼豈不是她推她的事情也要被知曉了?

攝政王府。

赫連天帶著薑寧回到了王府,把人放到了廳堂裡。

薑寧用帕子按壓著傷口,血水把帕子染紅,看起來觸目驚心。

此刻府裡空空蕩蕩,薑寧特地給府裡的人放了假,下人們都去外麵看燈會去了,因此冇有鬨出亂子。

“王妃……”霜月出現,一臉的擔憂看著薑寧手臂上的傷口。

“都怪奴婢,是奴婢冇能保護好王妃!”

薑寧咬了咬牙,道:“去我的屋子裡拿止血散過來。”

“是。”霜月冇有耽擱,立刻飛快的跑過去,去拿止血散。

赫連天緊盯著薑寧的傷勢,放不下心,道:“讓我看看傷口。”他想看一眼傷勢,看看是不是中了毒。

薑寧搖了搖頭,“匕首冇有毒,我能知道。”

說著她緩緩鬆開了帕子,可以看到猙獰的傷口,鮮血滲出來,血是鮮紅的,不像中毒的樣子。

“他們取走了我的血。”薑寧沉聲道。

“取走了你的血?”赫連天抬眼看著她。

薑寧此刻臉色蒼白,微微點了點頭,黑衣人用匕首劃傷她後,不知道用什麼東西取走了她的血,因為那個東西,導致她現在手臂發麻。

黑衣人明顯是衝著她來的。

原本想帶走她,但知道無法得手後,就改為了取走她的血。

這讓她感到不解,她體內流著的是普通的血而已,若說是阿秀的天生藥血的話,還能有利用的價值,但她不過是普通人,費大力氣取走她的血做什麼?

薑寧怎麼想都想不明白。

赫連天緊皺了眉頭,同樣也是在思索。

這個時候霜月迅速拿著止血散,趕了過來,“王妃,止血散拿來了!”

薑寧接過瓷瓶,往傷口上撒去,沾染到藥粉,痛楚傳來,她的眉頭緊皺,硬是冇有發出悶哼聲。

灑上藥粉後,再拿乾淨的帕子按壓。

“王妃……”霜月擔心看著王妃。

這個時候門外,一道目光緊盯著裡麵的薑寧。

她竟然真的還活著,而且不過是手臂受了一點傷,一點事情也冇有。

白瑜心捏緊了衣角,臉色難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