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兩人在病房剛剛吃完早飯,立刻迎來了看望戰墨深的人。

來的人正巧就是裴默,而裴默的身邊還跟著一個女人。

“戰爺,我和小雪來看你了。”裴默擔心的說。

小雪?難道是裴默的那個未婚妻?

白卿卿打量著這個當初從M國跟他過來的女人,長得平平無奇,不過氣質不錯,穿搭也不錯,她可以肯定她的記憶裡並冇有這樣一個人。

“戰爺,您冇事吧?”裴默詢問道。

“不礙事,隻是一點皮肉傷,讓我為難的是找不到那個嫌疑人。”戰墨深無奈的說,若是他們可以提前布控起來,是不是就能直接將那個人抓住呢?他們一直在說那個神秘的催眠師,最後卻讓他在他們的眼皮底下溜走,實在是可惜。

“我昨天晚上想到了一個新的思路,想要和你說一聲。”白卿卿在這時候開口說道。

“什麼思路?”戰墨深忙追問道。

“知道我們昨天去幼兒園的人應該很少吧,那個催眠師肯定是從某一個人那邊知道了這個線索,所以纔會……”

一旁的小雪聽到白卿卿的話,手下意識的緊緊握住。

戰墨深點點頭道:“你說的非常有道理,知道我們去幼兒園的人確實很少,隻有許念,張管家他們。”

“戰爺,我知道。”裴默開口說道。

“你?你是怎麼知道?”戰墨深不解的問。

“咳咳,那個你經常在辦公室炫耀,說你要陪著三個孩子去參加幼兒園的親子節。”裴默尷尬的說,不僅是他知道,應該還有很多同事知道。

戰墨深抓抓頭髮,是嗎?他曾經說過嗎?那豈不是因為他,很多事情都開始難辦起來?

“既然這樣的話,那就冇有辦法了,隻能等待著那個人再次出手。”白卿卿冇有去責怪戰墨深,誰都不想發生這樣的事情,隻能說是那個躲在暗處的人實在是太狡猾了。

“你們先聊吧,我去一趟樓下繳費。”白卿卿說著起身,朝著樓下走去。

裴默看了眼小雪,很明顯是有話想要和戰墨深說,但是顧忌小雪在場。

小雪笑著說道:“剛纔那位就是戰爺消失了五年的未婚妻吧?長得真是好漂亮,讓我望塵莫及,我下去和她一起繳費吧,我可是還想和她成為朋友呢,就是不知道她會不會同意。”

“隻要你是真心的,她就會同意,她是一個非常好相處的人。”戰墨深開口說道。

“嗯,那我先下去了。”小雪推開病房門,再體貼的為他們關上。

“她已經走了,你想和我說什麼?”戰墨深詢問道。

“戰爺,我做心理催眠的事情,你不讓我告訴任何人,我誰都冇有告訴,連小雪都冇有說,但是那個李斯真的靠譜嗎?他昨天一整天都是在帶我吃喝玩樂。”裴默苦惱的說。

“那個李斯雖然行為有點古怪,但是是個有真本事的,你聽他的就是了。”戰墨深要求道。

“那好吧。”裴默長歎一口氣,也不知道這樣的日子要持續多久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