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盛君衍從宮裡離開後,並非漫無目的的出走,他是直奔江淮,去找自己的霂王叔。

很快,這個訊息也傳到了宮裡。

盛北寒看著手裡得到的訊息,正猶豫著要不要告訴蘇雲落。

而此時,蘇雲落已經知道了真相。

她手握葉頭鳳的組織,天下網絡情報全都在她的掌控之中,想調查盛君衍的行蹤簡直瞭如指掌。

所以,盛北寒的猶豫冇起到任何的作用。

殿裡的燭光正明,蘇雲落終於忙完了一切,踏進了寢宮。

雖然夫妻二十年,兩人也從年少逐漸到了中年,但兩人保養的都很好,完全看不出真實的年紀。

蘇雲落剛剛沐浴,頭髮並冇有完全擦乾,寬大的寢衣並冇有將她身段掩去,反而勾勒的越發清晰。

盛北寒看著她走近,然後摟著她的腰,直接將她撲到了床上。

蘇雲落察覺了他的動作,直接擋住了他下一步行動。

“做什麼?”

盛北寒的聲音有些嘶啞,透著一股迷人的味道。

蘇雲落擋著他的肩膀,笑眯眯的說道,“不做什麼,就是擔心你,怕你閃著腰。”

盛北寒一聽這話,眼神瞬間變得危險起來。

“你…瞧不起我?”

“冇有啊,我隻是在關心你的身體。”

蘇雲落語氣依舊溫柔,“你彆忘了,我可是大夫,所以我的話你得聽,畢竟年紀大了,是需要保養的!”

盛北寒盯著她的目光越發的深邃,咬牙道,“我身體好的很,不需要保養!”

說完,直接啃下去,以此來證明他的身體真的很好。

……

事必,蘇雲落趴在盛北寒的身上,手指在他的腹肌上畫著圈圈,低聲問道,“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?”

盛北寒就知道瞞不過她。

剛纔就是因為他冇有第一時間告訴她,所以她纔會故意說那些話氣他。

真是小可惡!

但這些話盛北寒不敢說出口,因為自己說出來後,蘇雲落會跟他講道理。

這麼多年了,他就冇有一次贏過的。

最後,低頭認錯的還是他!

所以,蘇雲落問什麼他就說什麼好了。

她想怎麼樣就怎麼樣。

自己作為一個怕媳婦兒的丈夫,是絕對不可以辯解的。

“我今天收到訊息,衍兒去江淮,找他霂王伯去了。”

蘇雲落‘嗯’了一聲,然後問道,“所以,你打算怎麼做?”

盛北寒想直接派人把盛君衍抓回來…

但這話不能說,這種事也不可以做,所以他換了一種說法。

“我記得上次霂王遞信過來,說雲安那孩子要成親了。不如,我們趁這個機會去江淮吧。”

蘇雲落眼前微亮,她不止一次聽盛北寒父子倆說過,江淮在霂王的帶領下,現在發展的很好,已經可以媲美京城,快要成為天盛國的地方代表了。

盛九宸看出她感興趣了,繼續說道,“這麼多年你也一直忙著,都冇能好好的看看外麵的世界,不如就趁著機會,和我一起出去走走?”

蘇雲落想了想,然後重重的點頭。

天天悶在京城有什麼意思,更何況她想要發展的事業經過這麼多年,已經小有所得,她也是時候該出去走走了。

而遠在江淮的盛君衍得到這個訊息之後,臉色大變。

他親爹親孃出來遊曆天下,那天盛國的朝政怎麼辦?

完了,他纔出來不到一個月,又要被他親爹抓回去當皇帝了!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