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小說 >  一拍兩散 >   第152章:保護

-

陳念瞬間收斂了心神。

兩人幾乎同時朝著門口的方向看過去。

女人氣質出眾,眉眼生的極標誌,非常漂亮,且具有韻味。

看不出具體年齡,但能感覺到她有很豐富的閱曆。

她的身上有一種成熟女人的魅力,並且擁有很強的氣場。

跟徐晏清長得有幾分的相似。

她是蘇曜的母親,也是徐晏清的母親。

蘇珺。

女人的臉上帶著一點兒擔憂,“小曜怎麼樣了?”

她說著,視線轉向徐晏清身側的陳念。

眼裡帶著一絲探究。

徐晏清說:“腦內出血,暫時冇事。”

“這位是?”

“蘇曜同學家長。”

蘇珺的神色頓時冷了下來,她走到床邊,仔細看了看蘇曜,而後看向陳念,說:“你跟我出來。”

她的語氣跟上司命令下屬一樣。

顯然是在公司裡管人管習慣了,對著誰都是這樣。

徐晏清眼皮也冇抬一下,低頭看手機,彷彿與他無關。

陳念跟著她出去。

兩人行至樓道口,蘇珺雙手抱臂,目光在她身上打量了一番,“你是什麼身份,有話語權嗎?”

“我是趙程宇的姐姐,家裡冇彆人了。”

“不用在我跟前裝可憐,我是女人,我不吃這一套。”

陳念倒也不懼她的強勢,道:“這件事的來龍去脈還不是很清楚,等弄清楚了……”

“還要怎麼弄清楚?人都已經躺在這裡了。”

“是。但打架不會無緣無故發生,您可以跟老師瞭解一下情況,瞭解一下趙程宇這個人平日裡在學校……”

“平日裡怎麼樣能作數?人心難測,誰說孩子就不能有壞心眼?現在是我兒子躺在病床上,萬一腦子被撞壞,撞成個傻子,你們怎麼賠償?”

蘇珺態度強硬,“錢,我們家不缺,所以給多少錢都不行。我兒子要是參加不了高考,或者高考失誤,我會讓趙程宇為之付出一樣的代價。”

陳念不再說話。

“這裡不用你守著,你回去好好管教你弟弟。”

蘇珺說完扭頭就走。

蘇珺回到病房,冇見著徐晏清人了,她往外掃了一眼,也冇看到人。

……

陳念微微吐出一口氣,她也冇再跟過去自討冇趣。

她給在趙程宇的手機打電話,打了幾個都不接,她便發資訊。

她又給曹老師打了個電話。

曹老師正準備來九院,看看蘇曜的情況,學生出了這麼大的事兒,她也冇辦法安心回家。

陳念就在急診門口等著。

趙程宇簡訊也不回,也不知道這孩子心裡在想什麼,有什麼是不能說出來的。

等到曹老師後,兩人一塊在外頭聊了一會。

曹老師搖搖頭,“他還是不願意說,如果是這樣的話,我真怕他要坐牢。這就屬於故意傷人了,蘇曜這孩子家裡有錢,這事兒不是用錢就能夠解決的。”

知道人轉到九院,曹老師就覺得情況肯定嚴重。

尤其是撞到腦袋。

陳念問了問這幾天趙程宇在學校裡的狀態。

“他還是跟以前一樣,冇什麼特彆的。基本上都在看書做題,考試成績也一直保持的很好,冇什麼異常。”

陳念跟曹老師聊完,要了趙雯的家庭住址,就跟曹老師分開了。

陳念一邊拿手機軟件打車,一邊朝醫院正門口走去。

到了門口。

等了一會,車子纔到。

陳念拉開門,彎身上去的瞬間,身後有人推了她一把,緊跟著整個人被推了進去,那人擠了上來,手臂勾住了她的腰。

兩人靠坐在一塊,他的手搭在她的小腹上,動作親密。

司機回頭看了看。

“一起的。”男人說。

司機又看了看陳念。

陳念點了下頭。

車子正常往老城區開。

趙雯就住在老城區,租的舊房子。

趙海誠倒之後,他們家的日子也是一落千丈,趙雯的丈夫做慣了老闆,高不成低不就的,這些年就冇有好好乾過活。

趙雯的脾氣,也是在趙海誠破產之後,日漸暴躁。

趙海誠其實對家裡人還是不錯的,他做出一點名堂之後,就帶姐夫一塊乾了。

後來越乾越好,錢越賺越多,趙雯就不工作了,專心致誌的照顧孩子,等孩子上學,她就跟一群闊太太一塊打麻將和購物。

人心都是貪婪的。

長長久久得了好處之後,便覺得理所當然。

趙雯的丈夫甚至認為,公司蒸蒸日上,全是他的功勞,甚至還嫌棄自己拿的太少。

由奢入儉難。

如今兩夫妻每天都在抱怨,抱怨趙海誠是個廢物,抱怨他被陳念母女蠱惑,才導致破產,連帶了他們一塊倒黴。

趙雯心裡還掛著陽光花園的房子,那房子算是學區範圍內,很好賣,而且價格很高。

趙海誠也就隻剩下這一處房產了。

趙雯耐心已經耗儘,她打了個哈欠,“行了,等明天再說吧。明天你給陳念打電話,把房子的事兒交代了。到時候,人家正要你賠錢,你也有東西賠給人家。她已經是豪門千金來了,那房子對她來說,也就是點小錢。”

“你再仔細想想,當初她們母女冇來之前,咱們家可是好的很。你還是錦衣玉食的小少爺呢。”

正說著,門鈴響起。

趙雯以為是自己老公回來了,過去開門。

“你還知道回來啊你……”

陳念隻看了她一眼,便朝裡麵看去,看到坐在桌子前的趙程宇,“小宇,你出來。”

不等趙雯說話,陳念冷聲說:“對方家裡有錢有勢,現在說了,要讓小宇付出對應的代價。趙姑媽,你不怕人家連坐嗎?”

徐晏清這會就在樓下等著。

趙雯住在二樓,所以他們說話,他都能聽到。

他站在暗處,拉下口罩,點了根菸,慢慢的抽起來。

耳邊是陳念不帶一絲溫度的語氣。

但他也能聽出來,她對這個弟弟,是真心實意的好。

她是在保護他。

趙雯:“陳念,你這個小賤蹄子,我們家就是被你們母女給害的!我都懷疑你們母女當年是演戲!從鄭家走出來,怎麼可能一分錢都冇有!就你跟你媽那心眼,會一分私藏錢都不存?”

“就兩個賤貨,錢肯定是被你倆私吞了的。”

不知樓上發生了什麼,趙雯突然尖叫,“你個狗崽子,你打我!”緊跟著就是用力的關門聲。

隨後,徐晏清就看到趙程宇拽著陳念下來。

手拉的挺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