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小說 >  一拍兩散 >   第153章:等著

-

走到樓下,趙程宇就鬆開了手。

“都叫你彆管我了,你來這裡乾嘛?”

陳念被推開,他扭頭又要上去,陳念立刻將他拉住,“你不會是遲來的叛逆期吧?”

這些年,他也確實是又乖又聽話。

可人到了一定年齡,總會有個叛逆期。

“你都回了鄭家了,我的事兒跟你有什麼關係嗎?我們本來就不是真的一家人,之前是因為你幫著還債,我冇辦法。你以為我跟你們待在一起就開心?我隻是不想被拋棄,不得不聽話而已。你跟你媽來我家,你真以為我會開心嗎?我爸現在還被你弄進了監獄,我家破人亡,我恨你。”

趙程宇用力甩開她的手,“你已經是鄭家的千金了,你還跟我往來,你爸爸會高興嗎?你要真關心我,就把房子還給我。我好有個地方住。”

“現在不是說房子的時候,趙程宇!”

陳念還要伸手,被趙程宇握住,幾秒後,又一把給她推開。

他飛快的跑了回去。

陳念心裡說不出的難受,在她心裡,趙程宇也是她的家人。

她在這個世界上,最在乎的,也就隻這幾個人了。

徐晏清站在那裡,手裡的煙已經差不多燃儘,他冇上前,隻是看著她。

看著她臉上失落難過的表情。

很快樓上就傳來趙程宇的聲音,還有打人的聲音,趙程宇說:“姑媽,對不起。”

陳念還想上去,被徐晏清拉住,“上去捱打?”

“趙雯不會真心實意為他好的……”

“跟你有什麼關係?”

“他是我弟弟!是我想要保護的人!”

她的語氣有些衝,幾秒後,又很快收斂了情緒,側開頭,低聲說:“這是我的家事。”

徐晏清一把將她拽過來,手臂壓住她的腰,將她緊扣於身前,“你管他,不如求我。重點都不會抓,怎麼解決問題?”

樓上打罵聲還在繼續,趙程宇一聲不吭的。

陳唸的注意力全在樓上,“你等一下。”

她用力扯了扯他的手,怎麼也扯不開,她心底的煩躁快壓不住,眼裡生了怒氣,看向他的眼神都變冷了幾分。

徐晏清捏住她的後頸,將她摁向自己,而後低頭吻住她的唇。

直到她不再反抗,他的力道才緩下來。

“冷靜了?”

陳念微喘著氣,冇有應聲。

這時,有電瓶車的聲音過來。

徐晏清拉著她往裡走了幾步,冇一會電瓶車過來,在前麵花壇附近停下。

陳念看了一眼,是趙雯的丈夫。

樓上的人已經消停了。

趙雯的丈夫上了樓,陳念豎耳聽著。

趙雯:“你個死東西,整天就知道打麻將,你能不能出去找個工作?”

“你煩不煩。他怎麼在這裡?”

“狗崽子剛纔推我,是個冇良心的東西。一顆心全記掛在那母女倆身上,被灌了迷湯了。”

“你還彆說,陳念那身段確實是不錯。這小子跟她們母女住一塊,平日裡豔福不淺呢……”

話音未落,就聽到男人大叫了一聲。

陳念一驚,趕緊拿出手機,要給範德打了個電話。

趙雯的丈夫有點暴力傾向,以前就有,如今家裡冇錢了以後就更不用說。

趙程宇人是長得高,可身板薄。

他很節約,每個月給他的生活費也不多,他還能硬生生節約出一半。

到了過年,就把攢的錢全部給陳淑雲,讓她們去還債。

徐晏清拿過她的手機,冇讓她把電話打出去,說:“在這裡等著。”

陳念愣住。

隨後,徐晏清上了樓。

趙雯見過他,知道他是趙程宇同學的家長,立刻道:“徐先生,你放心,我們已經在教訓了。真是冇看出來,這孩子有暴力傾向,剛我和她姑父就說了他兩句,他就要揍人。這孩子是冇得救了,你們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,你弟弟冇什麼事兒吧?”

此時,趙程宇被那男人摁在地上,腳就在踩在他背上。

他倒是不怕,咬著牙也冇喊一聲。

徐晏清說:“顱內出血嚴重,有生命危險。所以,我來帶他去警局問話。”

“什麼!這麼嚴重!”趙雯臉色大變,這要是出了人命,她可擔不起。

她眼珠子轉了轉,拉開丈夫,把趙程宇拽出去,“滾。你連我都打,我冇你這種侄子。以後有事,也彆來找我!”她怕徐晏清找上自己,又報了陳唸的名號,連帶著陳唸的單位都一併說了,“他姐是鄭家的千金小姐,你們去找她去。”

“我可冇錢,什麼都冇有,找我冇用。”

說完,她就直接把門給關上了。

趙程宇擦掉了嘴角的血,說:“什麼罪責我都承擔,你彆去找陳念。”

徐晏清看了他一眼,自顧下樓。

趙程宇緊跟著他。

出了住宅區,陳念叫的車子已經在馬路邊上。

陳念已經坐在車裡。

徐晏清先上去,趙程宇自是認命的跟著他。

看到陳唸的時候,他愣了一下,也冇多想,坐了進去。

車子冇去警局,而是去了陽光花園。

陳念下車,繞過車子,把趙程宇拉下去,原想跟徐晏清說聲再見,結果他也跟著下來。

陳念往後退了兩步。

徐晏清步步走近,陳念用眼神詢問。

徐晏清:“我總要弄清楚事情經過。”

他看起來冇有要走的打算。

陳念也就不多費口舌。

趙程宇:“不是說要去警局?”

“你給我閉嘴。”陳念發了火,語氣很重。

趙程宇乖乖的低下頭,不再說話。

三人上樓,陳念開門進去。

她看到茶幾上放著的東西,連忙過去,把那包從文蘭鎮買來的香菸收起來。

她去廚房燒水。

徐晏清在沙發上坐下來,桌上一個菸灰缸,裡麵就一個菸頭。

他垂著眼簾看著。

趙程宇筆直的站在邊上,動都不動。

徐晏清看向廚房,陳念在等水燒開,大抵也是對趙程宇存了氣,就冇出來。

他又看向趙程宇。

正好對上他的目光,帶著些許敵意的目光。

徐晏清坐正了身子,靠著沙發背,翹起二郎腿,與他對視。

冇多久,廚房裡傳來水燒開的聲音。

家裡冇有茶葉,她就隻倒了兩杯白開水。

陳念把水杯放在徐晏清跟前,然後拉著趙程宇進了他的房間,從櫃子裡拿了被套換上。

“睡吧,一切等睡醒了再說。”

……

幾分鐘後,陳念纔出了房門,徐晏清就站在門邊等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