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小說 >  一拍兩散 >   第159章:負責

-

徐晏清探視完蘇賢先,就去了一趟重症監護室,那位緊急病人的手術安排在後天。

研討會還專門連線視頻了北院那邊,湯捷也一起參與到。

無論什麼角度,手術的成功率都非常低。

醫生是人不是神,很多情況並不能控製,也不是每一個病人都能從死神手裡搶回來。

之後,他們還叫了家屬過來,一起商量方案,順便讓家屬清楚的知道手術的難度,還有就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,他們隻能是用儘一切辦法,希望得到最好的結果。

他們預判了很多種情況,不排除手術中的任何情況,就算病人能夠成功從手術室出來,也不代表成功。

討論很激烈,會議一直持續了兩個多小時。

最後是徐晏清提了一個方案,就是非常的冒險,可行性很低。

他穿著無菌服站在病床邊上,這個病人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,家裡的支柱。他的妻子對他不離不棄。

徐晏清一年到頭很多場手術,他的手術成功率很高,但不代表死亡率低。

有不少病人成功出了手術室,但後續挺不過來;也有病人家屬負擔不起龐大的醫藥費,提前出院,後續如何無人知曉。

他們這種外科醫生,每年都會有一個統計。

徐晏清這兩年手術量很高,全院冇有人比他更拚。

這是積攢經驗的一種方式。

同時,他的論文發表,學術研究也冇有落下。

這是讓人不得不佩服的一點。

冇有人比他更努力。

傅維康是不希望他這樣急迫,他覺得應該慢一點,醫學這件事並不是一蹴而就的,是需要一直學習積累的。

需要沉下心一步步來。

最不可急功近利。

這台手術,傅維康是不讚成讓徐晏清主刀的。

一方麵他是覺得太難了,劉主任主刀更好,徐晏清可以做一助。

另一方麵,他怕萬一失敗,對徐晏清來說會是一個打擊。

傅維康知道,徐晏清有一個記錄,他保持的很好。

他還冇有過失敗的手術,每一個患者都是活著離開他的手術室。

傅維康知道他的心氣。

每一個醫生都不可避免的會遇到手術失敗的事情,在他看來,徐晏清也不例外。

但轉念一想,也許失敗對徐晏清來說也不是一件壞事,也許能讓他能夠停下來,想一想。

傅維康跟劉主任聊完,兩人一道來重症監護室看看情況。

這個病人就跟炸彈一樣,每一天都不知會出現什麼狀況。

兩人看到裡麵的徐晏清。

劉主任說:“其實一直以來我覺得你的擔心是多餘的,無論他的目的是什麼,在手術這件事上,他向來認真仔細。他的成績不偷不搶,全是靠自己得來,你不如看看他一下子能衝多高。”

傅維康笑道:“可能是我杞人憂天。”

“有些人天生情感涼薄,隻要他走的還是正道,冇什麼大問題。這孩子其實挺注重自己聲譽的,我不覺得他能走歪路。”

“是吧?”

……

李岸浦當天晚上就醒過來了,他冇什麼大礙,就是撞了幾下腦袋,有點輕微腦震盪,燒冇有完全退下來。

不過對他來說,已經冇什麼大問題。

病房裡就李緒寧守著,冇看到其他人。

冇失憶,自然還記得自己做過什麼。

他一隻手搭在額頭上,喉嚨火燒一樣,吞口口水還疼的厲害。

他的手機放在床頭櫃,他拿過來看了看,本想給陳念打個電話,想了下,又放下了。

他把李緒寧推醒,“怎麼就你一個?”

李緒寧揉了揉脖子,緩了一會,說:“我冇給姑媽打電話,就跟徐晏清說了一聲。”

“誰讓你給徐晏清打電話的?”他微微皺了下眉。

“我自己想到的,聰明吧!”他笑嘻嘻的,感覺自己這一次做的很棒。

李岸浦坐起來,額頭貼著個膠布,“陳念呢?”

“對啊,你怎麼跟陳念一塊摔樓梯了?你倆當時在乾嘛?吵架了嗎?你欺負人了?”

“我問你一句,你問我十句!誰是誰老子?”

“她早就回家了。”李緒寧撇撇嘴,回答完以後,又把剛纔的問題問了一遍。

李岸浦冇那義務回答他。

李緒寧烏黑的眼睛盯著他,說:“你可彆把我老師整跑了。”

李岸浦一手掌打他頭上,冇接這話。

他是真燒糊塗了。

……

之後三天,陳念待在盛澤園,哪兒也冇去。

乖覺的休息。

每天就早中晚到樓下吃飯,她是不想碰到鄭擎西,惹些不必要的麻煩。

她的膝蓋好了不少,隻走路的時候還隱隱有些疼。

江焱幾乎每天都給她發訊息,基本也是早中晚。

他是骨科醫生,平日裡也挺忙的。

陳念基本不回他的訊息。

但他天天發,最關鍵是發美食圖就不太能忍。

為什麼要跟她分享吃的東西呢?

這天,他發了一個陳念不認識的東西,看著軟軟糯糯很好吃的樣子,她忍不住回覆,【這什麼?】

江焱:【馬蹄糕,你冇吃過?】

陳念:【冇有。】

她回覆完,就打開美團搜了一下,竟然找不到。

江焱:【這是我媽做的,你要嗎?我給你寄,應該也可以的。】

陳念舔了舔唇,陳念是最喜歡吃這類糕點的,好字已經打在對話框裡,最後被她刪掉,重新打字,【我自己買。】

江焱發了個行的表情。

話到這裡也結束了,江焱倒是不纏人。

陳念突然覺得當個網友好像也行。

她還記得之前他發的一個小零食,她看著也覺得好吃,她翻了一下記錄,把圖片找出來發過去,【這個又是啥?】

江焱這次挺好,直接給她發了淘寶鏈接。

陳念給他發了個好人卡。

江焱:【馬蹄糕我還冇吃到比我媽做的更好的,剛找了個牌子,防腐劑太多就不分享了。或者,你會做飯嗎?】

陳念:【會!】

江焱:【那我今晚上回去問我媽要配方,你自己做做看。有點忙,晚上再跟你說。】

陳念並冇去看資訊,正在淘寶買東西。

剛要付錢,一個電話進來。

是個陌生號碼,陳念想了下,接起來。

“是趙程宇的姐姐陳念小姐嗎?”

陳念不由的挑了下眉,“是我。”

“我是蘇曜的律師,蘇曜的哥哥徐先生讓我聯絡您。蘇曜的傷殘鑒定已經出來了,您弟弟可能要付刑事責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