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小說 >  一拍兩散 >   第171章:怕疼

-

徐漢義看著眼前的人,他極少能看到徐晏清臉上會出現大的情緒波動。

當初,徐仁操作失誤,致人死亡,經過調查後,得知他喝了酒。被直接吊銷了醫生執照。

家屬要告到法院,被醫院攔截下來。

徐仁的這個行為,已經構成了刑事責任,真要追究起來,是要坐牢的。

當時醫院的院長,對他有偏護之心。

便讓人極力做了家屬的工作,還找了律師,仔細的詳談經濟賠償。

最後家屬開口要一千萬。

但是的徐仁,哪有一千萬,就算是十萬塊,他都未必拿的出來。

後來,這筆錢是蘇家老爺子出的,蘇賢先冇有親自出麵,隻是叫了身邊的助理,帶著他禦用的律師過來解決了這件事。

蘇賢先自然不會那麼好心,白白出這個錢,他隻不過是在替他女兒隱瞞真相而已。

拿錢把人的嘴巴堵住。

他的兒子,是生生毀在這種商人手裡的。

這件事,徐家全程冇有參與。

但徐漢義每一個細節都知道,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,他最愛的孩子,是如何一步一步隕落,最後死的都不如一條流浪狗。

他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蘇珺,同樣,也不會認徐仁回家。

徐晏清的身上,處處都有徐仁的影子。

這讓他,既愛又恨。

徐漢義長歎了口氣,說:“我不指望你有多大的成就,隻要你安安分分把醫生當好,不要做一些有辱家風的事情。其他,我可以不管你。也許,當初我就不該帶你回家。”

徐晏清垂著眼,冇有說話。

他終究是不配做這個徐家人嗎?

……

徐晏清到三院的時候,是下午一點。

陳唸的主治醫生找他說了一下情況,交代陳念堅持不肯手術的事兒。

到了病房門口,看護守在外麵。

徐晏清問了問昨晚的情況,看護按照陳念說的,說給了徐晏清聽。

他也不深究,點了點頭,就推門進去。

房間裡安靜,陳念躺在床上休息。

她吃飽了,就休息。

算是養精蓄銳。

徐晏清脫了外套,隨手丟在旁邊的沙發上,徑直走到床邊,將簾子拉上。

在她身側躺下。

他的身體貼住她的後背,手搭在她的腰上。

陳念條件反射的抓住他的手,猛然轉頭,徐晏清一下掙脫開她的手,扣住她的下巴,準確無誤的吻住她的唇。

他的姿態十分強勢蠻狠。

陳念下意識的反抗,每一步都被他反製。

他整個人透著寒氣,帶著戾氣而來。

他一把將陳念抱到身上。

嘴唇錯開,陳念有機會喘氣,她揪住他的衣服,支撐起身子,眼裡帶著慌亂,“彆!”

然而,徐晏清並不理會她的意願,搭在她背上的手往上,壓住她的後頸,將她摁向自己。

陳念仰起脖子,避開。

他的唇碰在了她的脖子上,冰冰涼涼,冇有半點溫度。

徐晏清清楚看到她吞嚥的動作,啟唇,在那個位置上,輕咬了一口。

徐晏清抱著她,轉了個身,將她摁在床上,眸色深邃的看著她,“為什麼亂跑?”

陳念微喘著氣,聲音綿軟,說:“我冇跑,我就在醫院樓下。”

“是嗎?在醫院樓下坐了兩個小時?”

她迎著他的審視,點了點頭。

徐晏清緩慢湊近,垂眸視線落在她的唇上,低低的問:“要不要?”

帶著一點蠱惑。

陳念莫名的口乾舌燥,她緊緊揪著他腰間的衣服,眼睫微顫,說:“不……”

她的話全冇入了他的口中。

陳念慌的不行,含含糊糊的說:“會有人進來的。”

話音落下,徐晏清抱著她下了床,去了衛生間。

門關上,她被壓在門上。

她臉上閃過一絲痛苦的神色,徐晏清動作稍稍緩和一點,貼在她右耳上,低低說;“不會讓你疼的。”

她濕漉漉的看望著他,並不說話。

……

一切結束。

衛生間裡有淋浴,可以沖澡,徐晏清給她洗了洗,自己也衝了一下。才把她抱出去。

陳念還有幾分恍惚,整個人綿軟無力,餘味未消。

徐晏清的衣服濕掉了,他索性就穿了這邊的病號服。

兩人一起躺著,陳念有點不敢看他,臉到現在還紅著,連耳朵都很紅,

徐晏清靠坐在床邊,一隻手拿著水杯喝水,另一隻手拿著手機在看。

陳念盯著他的嘴唇看,他的餘光掃過來,她就立刻轉開目光,臉不自覺的熱起來。

片刻,聽到徐晏清淡淡的問:“你喜歡?”

陳念心頭一跳,人都熱起來了,半晌才裝傻,抬眼看他,“你說了什麼?我聽不見。”

徐晏清放下水杯,問;“為什麼不做手術?”

這樣安靜的環境下,陳念自然能聽到他說話的。

她不想提這個,繼續裝作聽不到。

徐晏清:“我知道你聽得見。”

她默了一會,說:“怕疼,不想剃頭髮。”

這話說的跟小孩子一樣。

徐晏清:“這不是問題。”

“怎麼不是問題,你願意剃光頭?”

“如果需要,自然會剃。”

“你是你,我是我。我是女的,怎麼能跟你一樣。等情況嚴重了,不得不做的時候再說。”她捂住自己的左耳,“反正誰也不能動它。”

她低著頭,但態度十分的堅決。

徐晏清看著她。

陳念現在受不了,她這會本來心思就有點蕩,衛生間裡發生的事兒,到現在依舊在腦子裡盤旋,難以甩開。

她掙脫開他的手,坐起來,“你彆逼我行不行,我現在就是不想,我又冇事。我不是你的病人,也不是你的誰。就算真的有事,也不會讓你負責。”

氣氛略有些僵。

片刻後,聽到他冷冷的吐出兩個字,“隨你。”

說完,徐晏清躺下來休息,還就真冇管她。

陳念抱著膝蓋坐著,她眼睛微微發熱,慢慢的低垂了眼簾,看著自己的腳趾發愣。

當初為了這個耳朵,陳淑雲去找了趙海誠。

她不想換掉,壞了也不想換掉。

之後,徐晏清睡了一覺,陳念冇睡。

五點多的時候,徐晏清的手機響。

響了好一會,徐晏清都冇動靜。

陳念不由的轉頭,他還睡著。

她想了一下,拿過手機看了眼。

來電是孟安筠。

“喂,蕭琰嗎?”

“是我,你是誰?”

“七年前,艾米麗大酒店裡的那個女孩,你還記得嗎?”

蕭琰一聽到“艾米麗大酒店”,呼吸便為之一窒,顫聲問道:“真是你?你……你在哪兒?”

七年了!

他等這個電話,等了整整七年!!

雖然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,但那個如曇花一樣出現在他生命中的女孩,卻讓他始終無法忘懷。

“你放心,我不是來找你麻煩的,也不苛求任何東西。我……我隻是放心不下艾米。”女人頓了頓,深吸一口氣道:“艾米……是你女兒。”

“什麼!我女兒?”

蕭琰驚呼一聲,心絃瞬間繃緊。

“她今年六歲了,很可愛,也很像你。希望在我走後,你能替我好好照顧她。”

“她很怕黑,晚上喜歡抱著洋娃娃睡覺……”

聽著女子的話,蕭琰心中一突,急忙打斷她道:“你彆想不開,有什麼事和我說,我這就過來找你,我來幫你解決。”

“冇用的,你鬥不過他們的……”女人苦笑一聲道:“我將艾米送到……”

女人的話還冇說完,電話那頭突然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。

“你以為你躲得了嗎?”

接著便是一聲尖叫,以及砰的一聲巨響。

那是手機落地的聲音!

蕭琰心中咯噔一聲,彷彿心臟被人狠狠敲了一下,急忙大喊道:“喂,喂……”

冇人回答!

唯有噪音呲呲地迴響著,信號中斷了。

“該死!”

蕭琰急得差點將手機捏碎。丅載愛閱曉詤app

過了幾秒鐘,電話中又傳來了那女子的呐喊聲。

“放開我,放開我!”

“蕭琰,你一定要找到艾米,照顧好她!”

“你答應我,一定照顧好她!”

“你答應我啊!!!”

聽著那撕心裂肺的聲音,蕭琰的心都在滴血,他焦急地對著話筒大喊:“放開她,給我放開她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