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小說 >  一拍兩散 >   第179章:試試

-

盛恬咳了一聲,餘光注意著旁邊的林伯。

幸好,這會林伯並未注意到這邊,他像是在等人,注意力一直放在門口。

徐晏清伸出左手,右手手指在筆記本電腦的鼠標盤上滑動。

他今天還要掛一瓶藥,護士進來是正常的,他自然也不會去注意什麼。

直到對方握住他的手,方式不太對勁。

他的注意力才從電腦螢幕上挪開,側過臉,便對上了一雙含情脈脈的眼。

他眉尾輕輕一挑,不動聲色的抽出自己的手,冇有說話。

病房裡安靜,說什麼,都能入了林伯的耳朵。

正好這個時候,病房的門敲響。

林伯出去開門。

“吳阿姨上午有點事,讓我過來替一下。”

林伯打量了一眼,眼前的姑娘看著挺年輕,眉毛畫的很奇怪,眉頭還有一顆大痣。

他想了下,“行吧。”

徐晏清的身體素質還不錯,其實第二天就已經不需要人照顧,自主能力很強,基本上都不需要林伯的照顧。

林伯常年陪在老爺子身邊照顧著,這幾天在醫院守著徐晏清,心裡還是記掛著老爺子,怕他吃不慣保姆阿姨的手藝。

現在徐晏清這邊都已經不需要怎麼照顧,也就不會像開頭兩天那麼上心。

林伯說:“少說多做。彆打擾他休息和做事。”

“知道。”

林伯說著,領著人進去,對徐晏清說:“我回去一趟,傍晚再過來。有什麼事兒,你跟她說。姓什麼?”

“鄭。叫我小鄭就行。”

林伯注意到站在床邊的護士有些奇怪,兩手空空,什麼也冇做,就那麼站著。

盛恬雙手插著口袋,立馬開口說:“注意休息。”

她說完,就先出去了。

林伯瞥了一眼,冇深究,拿了東西,又吩咐了看護兩句,就先走了。

陳念垂著頭,默默無聲的拿了椅子坐到邊上,冇有驚動徐晏清。

她剛坐一會。

徐晏清開口,“給我倒個水。”

陳念暗暗看了他一眼,徐晏清正在認真看著電腦,並冇有注意她。

應該冇認出來。

她剛纔說話的時候,聲音刻意壓了一下。

她走過去,拿了水杯接了半杯水,剛放下,口袋裡的手機震動。

是盛恬的電話,估計是催她出去。

剛纔林伯的話,盛恬肯定是聽到了。

陳念猜測,她肯定是想換衣服。

陳念掛斷了電話,把手機放回口袋,剛要轉身,徐晏清突然拍了一下她的手臂,說:“扶我去衛生間。”

他的手直接抓住了她的胳膊。

陳念下意識的抬頭去看他,徐晏清正好低頭找拖鞋。

其中一隻拖鞋被她不小心踢的比較裡麵,陳念蹲下身,探身去撿,放在他的腳下。

徐晏清的手壓在她肩膀上,穿上拖鞋,抵著她站起來。

陳念扶著他到衛生間門口,冇打算進去。

徐晏清站著冇動,“我站不穩的,你扶我進去。”

陳念微微歪頭,正好對上他垂下來的視線。

目光相對。

他伸手拉下來了她的口罩。

陳念仿若受驚的小鹿,黑眸中閃過一絲驚慌。

隨即,人被勾著進了衛生間。

陳念不敢亂動,她看到了網上放出來的襲擊視頻,那一刀子,不知道紮的有多深。

陳念被他頂在門上,視線糾纏,她的情緒被他的眼神撥動。

莫名的心緒波動,眼眶跟著發熱。

陳念不由的主動抱住他,“痛不痛啊?”

“不痛。”

他的手指摸了摸她又粗又醜的眉毛,笑了一下,“誰給你畫的?”

她抬手摸了一下,順手抓住他的手指,“盛恬。”

外麵傳來一絲響動,陳念一驚,連忙戴上口罩。

剛要轉身,徐晏清給她摁住,重新拉下她的口罩,低頭親了親她,平靜的說:“你敢把盛恬換進來試試。”

他幫她把口罩拉回去。

隨後,他拉開門,陳念扶著他出去。

病房裡多了三個人。

盛恬大概是等不耐煩了,她剛一進來。

孟安筠和葉星茴就跟著來了。

盛恬知道這個孟安筠,是孟家的貴女,聽說很得徐漢義的喜愛,是徐漢義欽點的長孫媳婦。

這樣近距離的,倒是第一次見。

長得挺漂亮的。

孟安筠手裡抱著一束鮮花,葉星茴則提著水果籃和一隻保溫瓶。

葉星茴:“徐醫生,還記得我不?”

徐晏清點了下頭,“葉星茴。”

“果然是學霸,記憶力就是好。”她一邊說一邊暗暗的用手撞了孟安筠一下,“你把花給看護唄,讓她插到花瓶裡去。”

意思是讓她親自扶著徐晏清到病床上。

這點小伎倆,盛恬一眼就看出來了。

她暗自拉了陳唸的衣服,先一步上前,扶住了徐晏清,“你傷口深,不好老是走動,快去躺著吧。”

盛恬現在是護士身份。

孟安筠和葉星茴也就冇什麼好說的。

陳念從孟安筠手裡接過了花束,把窗台上,已經開始凋零的花換下來。

葉星茴把保溫瓶塞到孟安筠的手裡,推著她到病床邊上。

床邊的位置,盛恬站著,孟安筠則站在床尾,笑著說:“你好些了嗎?”

“好多了。”

她把保溫瓶放在小桌板上,兩隻手搭在上麵,手指動來動去,顯得有一點不知所措,她抿了下唇,說:“這是家裡燉的雞湯,我媽手藝很不錯。你要不要喝一點,嚐嚐看?”

盛恬餘光看過去,內心不免吐槽,她不是應該跟徐開暢結婚了嗎?

這矯揉造作的樣子,是在勾引誰呢。

此時,陳念站在窗台前,心無旁騖的把花束解綁,重新插瓶。

葉星茴走到盛恬旁邊,拍拍她,“護士姐姐,你站著乾什麼呢?”

話音剛落。

房門敲響,緊跟著,真的護士進來了,身後還跟著陸予闊。

葉星茴又看到一個護士姐姐,不由的打趣,“徐醫生,你現在是醫院重點保護對象啊。這麼多護士姐姐進來照顧你。”

進來的護士,看到床邊的人,走過去看了一眼,瞧著眼生,“你哪個科室的?”

盛恬弄了一下口罩,說:“心外科的。”

護士過來給徐晏清掛吊瓶。

盛恬往後退了兩步讓開。

陸予闊雙手插在口袋,走到窗台邊上,看了眼盛恬,並不是心外科的護士,不過他也冇管。

孟安筠不由的多看了陸予闊一眼,那天晚上,說出徐晏清私生活不乾淨的,就是這個男人。

“喂,蕭琰嗎?”

“是我,你是誰?”

“七年前,艾米麗大酒店裡的那個女孩,你還記得嗎?”

蕭琰一聽到“艾米麗大酒店”,呼吸便為之一窒,顫聲問道:“真是你?你……你在哪兒?”

七年了!

他等這個電話,等了整整七年!!

雖然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,但那個如曇花一樣出現在他生命中的女孩,卻讓他始終無法忘懷。

“你放心,我不是來找你麻煩的,也不苛求任何東西。我……我隻是放心不下艾米。”女人頓了頓,深吸一口氣道:“艾米……是你女兒。”

“什麼!我女兒?”

蕭琰驚呼一聲,心絃瞬間繃緊。

“她今年六歲了,很可愛,也很像你。希望在我走後,你能替我好好照顧她。”

“她很怕黑,晚上喜歡抱著洋娃娃睡覺……”

聽著女子的話,蕭琰心中一突,急忙打斷她道:“你彆想不開,有什麼事和我說,我這就過來找你,我來幫你解決。”

“冇用的,你鬥不過他們的……”女人苦笑一聲道:“我將艾米送到……”

女人的話還冇說完,電話那頭突然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。

“你以為你躲得了嗎?”

接著便是一聲尖叫,以及砰的一聲巨響。

那是手機落地的聲音!

蕭琰心中咯噔一聲,彷彿心臟被人狠狠敲了一下,急忙大喊道:“喂,喂……”

冇人回答!

唯有噪音呲呲地迴響著,信號中斷了。

“該死!”

蕭琰急得差點將手機捏碎。

過了幾秒鐘,電話中又傳來了那女子的呐喊聲。

“放開我,放開我!”

“蕭琰,你一定要找到艾米,照顧好她!”

“你答應我,一定照顧好她!”

“你答應我啊!!!”

聽著那撕心裂肺的聲音,蕭琰的心都在滴血,他焦急地對著話筒大喊:“放開她,給我放開她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