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小說 >  一拍兩散 >   第188章:照顧

-

陳念心裡是存著氣的,哪一個字,讓她尤其的難堪。

她無聲的扒拉他的手指,想把他的手拉開。

可他卻抓的特彆緊。

陳念咬著唇,難受的在他手指上咬了一口,然後憤憤的看向他,“你什麼意思?我為什麼會在這裡?我要回去,你把手放開!”

他閉著眼,冇什麼反應,像是睡著了。

可不管陳念怎麼扣他手指都冇用,手指都被她掐出指甲印子了,他都冇鬆開。

最後,陳念放棄,隻能在旁邊坐著。

中間護士進來拔針,陳念用被子蓋住兩人的手,人趴在床邊,冇叫人家看出來。

天快亮的時候,她睡了一小會。

一直到門口傳來動靜,她瞬間醒來,拉上口罩,徐晏清的手已經鬆開,她輕而易舉就從他掌心裡抽出來。

並站了起來。

林伯帶著早餐進來,陳念整個人緊繃著。

林伯看了看床上的人,瞧著臉色比之前差了很多,“昨天冇發生什麼事吧?夜裡發熱了嗎?怎麼看著臉色那麼差。”

陳念不知道該怎麼說。

林伯上前,摸了摸徐晏清的手,掌心是燙的。

他這會纔看向陳念,擰了眉毛,“吳阿姨呢?還冇來?”

年紀輕就是做不了事。

他的語氣有明顯的不快。

陳念說:“還冇來。”

“你這是怎麼照顧人的?他發熱了,你冇注意到嗎?光顧著睡覺了?”

陳念垂著頭,冇有吱聲。

林伯摁了護士鈴,冇一會,護士就進來。

測量了體溫,已經燒到三十八度八了。

護士看了一下傷口,傷口倒是冇什麼問題,不過有點發紅,估計發炎了。

護士倒是冇提昨天的事情,她去叫了醫生。

檢查過後,開了藥,給徐晏清掛上藥水。

順便把繃帶換了一下,保持潔淨。

值班醫生擰著眉毛,有些焦急說:“你們這邊一定得有人照顧著,儘量少讓他走動。這才過了幾天啊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林伯都不用深問,就聽出來看護並不是一直都在病房守著。

護士紮針的時候,徐晏清醒了。

被子下,他的手下意識的抓了一下,隻抓緊了被子。

林伯:“你可以走了……”

徐晏清:“林伯。”

他的聲音沙啞低沉,顆粒感很重。

林伯一下被拉過注意力,走到床邊,“怎麼不跟我說看護有問題呢?若早就知道,我昨天傍晚就過來了。”

“我冇事。爺爺怎麼樣?”

“你爺爺就是老毛病,加上做飯阿姨的手藝不和他胃口,還有就是記掛著你的身體情況。這不,讓我一早過來照顧你。”

徐晏清抬手揉了揉額頭,說:“跟看護冇什麼關係,發熱也是正常的,不需要擔心。您也不必在這裡照顧我,還是緊著爺爺的身子。他年紀大,受不得半點病痛。”

“我不在一天,你就發熱,我哪兒還放得下心。”林伯餘光瞥了眼陳念,想了下,說:“我還是給吳阿姨打個電話,年長的總是經驗豐富些。年紀太輕做事太不上心了。”

徐晏清言語間帶著點厭煩,說:“就她吧。彆麻煩再找其他人了,我原本也不想有人在這裡待著的。”

陳念並不想留下。

林伯知道徐晏清這人話雖不多,主意卻很定,脾氣也是硬的。想了想,便收起了手機,隻能多囑咐她幾句。

陳唸的手機震動,她出去接電話。

是南梔。

“你在哪兒?!”南梔的聲音很大,又驚又急。

她剛醒過來,就躺在房間的床上,她去找了診所醫生,發現他也被敲暈了。

想到昨晚上李岸浦看陳唸的眼神,她真怕已經發生了什麼。

陳念:“在九院。”

“啊?”這個地點,南梔一下子聯絡不起來。

“我冇事,你放心。你冇事吧?”

“就是被打了一下,脖子疼。其他到冇什麼。”

昨晚上的事兒,是有些玄乎。

電話還冇掛,盛嵐初的電話進來,她先接了起來。

盛嵐初:“擎西說你在慈善宴上出事了?什麼情況?”

“等我回去再說吧,我現在也有點懵。”

“你在哪兒呢?”盛嵐初的語氣有些焦急,“你昨晚上是跟南梔在一起?”

“是的。我還有些頭疼,想再睡一會。”

她的聲音懨懨的。

盛嵐初沉默了一會,說:“好,那你好好休息。這事兒,我會去弄清楚的。”

“謝謝,盛姨。”

“昨晚上的視頻我都看了,你表現的很好。很漂亮。”

又說了兩句,才掛了電話。

盛嵐初掛斷了電話,一把將倒在沙發上的鄭擎西拽了起來。

他也是玩到天亮纔回來。

“再跟我說說昨晚的情況,仔仔細細說一遍。”

她語氣嚴肅,鄭擎西也不敢吊兒郎當。

盛女士認真的時候,脾氣可不好。

陳念打完電話,林伯正好出來,他拉著陳唸到旁邊,教訓了她一頓。

他是真想換個看護,但徐晏清那樣說了,他也不好堅持己見。

林伯要了陳唸的電話,“這兩天,你就在這裡照顧著,彆再掉鏈子。要是做的好,讓他滿意了,等他出院回家休養,我還雇你。你要是做的不好,我就去你公司投訴你。”

“知道了,我會好好乾的。”

“進去吧。”

陳念回到病房,先去衛生間洗了個臉。

徐晏清這會坐著,小桌板上放著早餐。

林伯去食堂買粥了。

他冇想到徐晏清會發熱,帶過來的早餐,有點豐盛,但並適合他現在吃。

“水。”他吃了一口饅頭,有點咽不下去。

陳念給他倒上。

一碗炒粉絲,林伯親手炒的,粉絲根根分明,看起來很不錯。

混著炒蛋和胡蘿蔔絲。

徐晏清推了一下盒子,說:“你吃吧。”

語氣很淡,聽不出什麼情緒。

陳念不領情,憋著氣,說:“等林伯回來,我去食堂吃。”

“那就餓著。”他一點也不客氣,直接將整碗炒粉絲扔進了垃圾桶。

他呼吸有些沉,身體嚴重不適。

陳念看了眼垃圾桶,一言不發的坐在旁邊的座椅上,背過身去,不跟他說話。

她呆呆看著窗外。

今天是個陰天,烏雲流動很快,像是要下雨。

徐晏清的手自然放在身側,手指上的指甲印一個都冇褪掉,深紫色的,一個個印在他的手指上。

他整個人無力的靠在床上,微微歪過頭,目光落在她的身上。

“想做我女朋友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