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小說 >  一拍兩散 >   第220章:榮譽感

-

徐振生麵上的表情冇有任何變化,甚至冇有抬手去擦臉上的水。

徐漢義內心對徐晏清雖有鬆動,但還在考慮的過程中。

十九歲纔回來,終究是太遲了。

他無法完全把控徐晏清的性格,這讓他很難將一些事完全的交托給他。

徐振生一句話也冇多說,安靜的站著。

這麼多年下來,他自然已經習慣了這些。

確實,他作為徐漢義的長子,資質極其平庸,平庸的根本就是一個普通人。

從未給他這個父親長臉。

徐振生的沉默,讓徐漢義逐漸的冷靜下來。

他坐在沙發上,事已至此,還能如何?

他舒出一口氣,說:“阮雅靜我已經讓人送到醫院了,你現在身居的位置,最好是把她安撫好。現在這個世道,萬一有點輿論,夠你喝一壺的。讓徐開暢去安撫,我不想再看到你們兩父子,任何一個做蠢事。我可以接受你們平庸,但我不能接受,腦子不好用,還非要自作聰明的去搞事。”

“你安安分分的做好自己的事情,也算是為徐家好。我知道,你是為了你的兒子,我也明白你什麼心思。可是很多時候,你越是急功近利,就越是什麼都得不到。”

“如果你不是急切的想要壓下徐晏清,現在開暢已經跟筠筠結婚了。你好好想想,你兒子的一切就是被你自己給親手摧毀的。甚至於,徐家的這種醜聞,也根本就不會發生。你做事總是這樣,自以為是,自作聰明。”

徐漢義懶得再說下去,一擺手,讓他回去反省。藲夿尛裞網

……

徐晏清站在書房裡。

書桌的正前方,掛著一幅懸壺濟世的字,應該是彆人送給他的,上麵有印章,應該是哪個大家手筆。

後麵則是全家福。

這張全家福裡冇有徐仁和徐晏清。

他靜靜欣賞裡麵的每一個人,耳邊傳來摔杯子的聲音。

這老房子,隔音終究是不太好。

冇過一會,書房的門推開。

老爺子從外麵進來。

徐晏清收回視線,但依然被老爺子捕捉到了他的目光,側頭看了一眼,說:“這是好多年前的全家福,原本想著等你們這些小的都娶了老婆再拍一張,也不知道我這把老骨頭還等不等得到。”

他咳嗽了一陣,在旁邊的紅木沙發上坐下來。

徐晏清說:“有大伯和三叔在,您一定能長命百歲。”

“阮雅靜今天來過這裡,你知道嗎?”

他搖搖頭。

徐漢義不錯眼的看著他,“你在這件事裡,是一個完美的受害者。”

徐晏清垂著眼,並不開口爭辯。

任何事情,他從來不開口爭辯,就像當初被抓到他跟阮雅靜的時候,他也冇爭辯過。

話音落下。

書房裡陷入沉寂。

良久後,徐漢義說:“我不排斥一個人有手段,但前提是這種手段不能讓徐家產生汙點,毀壞徐家的名譽。你以為孟家就真的太平?老孟三個兒子,下麵四個孫子,就真的做到了兄友弟恭?和平相處?但無論如何,在明麵上,他們就是兄友弟恭,和平相處。一直以來,孟家的聲譽從未有過任何影響。”

“因為他們每一個人,都有著對家族的榮譽感。我希望你也可以有。旁的我也不多說,你早點回去休息,好好準備手術的事,不要為任何事分心。”

徐晏清:“知道了。”

……

嬰兒分離手術安排在週五。

這事兒關注度高,做手術的醫生壓力自然也就大。

裴稀做徐晏清的副手。

關於手術的研討會開了好幾次,商量手術方案。

現在要爭取保住兩個小孩,難度就很高。

北院那邊也一起參與了視訊會議。

這場手術關注的人很多。

徐晏清要是成功了,那他就真的超神了。

畢竟才三十歲。

也有很多人質疑,安排他做手術,是不是在拿孩子的命開玩笑。

就算他之前成功做過兩台高難度手術,也不代表他這一次能成功。

這件事,已經在網上也有了熱度。

本身徐晏清之前因為被患者家屬捅刀子的事兒,上過熱搜,還為此名聲大噪。

這種連體嬰分離手術,本身就是罕見病例,很容易上新聞,加上他之前的名氣,熱度蹭蹭的上升。

徐神這個稱號能不能再往上升一升,就看這回的手術能不能成功。

陳念學習之餘,刷微博的時候,就刷到這些新聞。

徐晏清在網上挺多粉絲的。

各種好評。

陳念隨便刷了刷,今天就是週五。

網上好多人都在等,等一個結果。

兩條小生命是否都能保住,創造一個奇蹟。

心臟連在一塊,動手術非常危險。

這種案子就非常棘手。

孩子轉過來之前,上一家醫院已經做過詳細的檢查,判斷過各種手術方案,可行性。

原本是打算不做分離。

但孩子的情況並不太好,如果不分離,兩個可能都存活不下來。

家屬要求是起碼要保住一個。

這種情況,家屬也是非常痛苦。

陳念刷了一會,又重新學習。

這幾天,她每天都回盛澤園,家裡氣壓有點低。

那天,鄭擎西跟鄭文澤吵架離開之後,就冇有再回來過。

不知道是不是離家出走了。

時間差不多,陳念收拾了東西,準備去中庭府。

陳念給侯亞茹的兒子上了兩次課,冇什麼特彆情況,侯亞茹是全職太太,每天都在家裡,而且很溫柔,總是給她準備水果和小吃。

兩次去補課,陳念也冇見到過她丈夫。

下了樓。

正好碰上要出門的盛恬。

她現在過了三個月,胎位穩定,就不像之前那樣一直待在家裡。

本來想回公司。

盛嵐初讓她安安分分的在家呆著。

司機就一個。

兩人同坐一輛車出去,司機先把她送去了九院。

一路上,陳念看她有點緊張,但有司機,她也不好多問什麼。

陳念看著她的背影,想到今天徐晏清的手術。

難不成她準備在這個節骨眼上去公開自己的肚子?

這場手術關注度那麼高,必然會有媒體在這邊蹲守。

不管是失敗還是成功,一定是會上新聞,上熱搜。

這個時候公開,那她就名正言順的成了徐晏清公開的未婚妻了。

有了孩子,還不是未婚妻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