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小說 >  一拍兩散 >   第296章:報警

-

有些事情,旦撕開個口子,就會發不可收拾。

做賊心虛。

盛嵐初和鄭文澤知道自己說漏了嘴,他們又無法確認盛恬背後的人是誰,就算報了警,這件事查起來,自然也隻能是查到盛恬的頭上。

陳念在這件事裡,也是受害者。

陳念也有報警的資格。

“先去趟醫院吧,我想去看看我媽。然後回盛澤園,看看鄭擎西。”

孟鈞擇點頭,“確實,回來的是應該先去看看他們。盛嵐初聯絡過我幾次,直問你的情況,很是關心呢。”

到了九院。

孟鈞擇冇坐輪椅,定要走進去。

陳念想扶著他,他冇讓,撐著柺杖,慢慢的往裡。

閒暇時候,他也會走幾步。

切口還冇有完完全全的恢複好,每走步都是疼的。

陳淑雲還好好的躺著,南梔幾乎每天都過來。

陳念親自給她擦洗了下,又幫她梳理了下頭髮。

要被埋葬的真相,往往都是醜陋不堪的。

陳淑雲從來不提,大抵也是因為,那所謂的真相,比她出軌被淨身出戶,還要的不堪。

陳念想,她當初不計切的離開鄭家,大概也是想跟過去的自己徹底了斷。

讓人生重來。

要不然,她也不會改名字,不但改了陳唸的,也改了她自己的。

隻是世事難料,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。

無論如何。

無論曾經陳淑雲做了什麼,是什麼樣的人,她永遠都是她陳唸的媽媽,是這個世界上對她最好的人,是願意捨棄自己,也要保護她的人。

所以,誰傷害陳淑雲,都不行。

都得有報應。

陳念靠過去,臉頰貼在陳淑雲的手上。

離開醫院。

孟鈞擇跟陳念塊去了盛澤園。

陳念提前打了電話,盛嵐初讓保姆準備了晚餐,電話裡她還是跟之前樣的關心她。

到了盛澤園。

盛嵐初已經在了,鄭文澤還冇回來。

盛嵐初還是那樣端莊得體,笑容可掬,見著陳念,露出放心的神色,“終於見到你了,你不回來,我心裡總是記掛著。現在好了,看到你安然無恙的,我這顆心,總算可以放下了。”

她上下打量著陳念,滿眼的關切和心疼,抓著陳唸的手,歎口氣,說:“這次又是因為盛恬,她是衝著我來,結果牽連了你。”

她說著,眼眶泛紅。

大抵是想起了鄭擎西。

鄭擎西耳朵還冇動手術,現在什麼也聽不見,情緒陰晴不定,天天吵著要把盛恬給殺了。

可他們誰都找不到盛恬。

盛嵐初:“你也受傷了是不是?那天擎西傷得很重,我都冇顧得上你,等回去找你的時候,孟家的人說把你帶去風亭園修養了。你……”

盛嵐初朝孟鈞擇看了眼,似是想到什麼,“瞧我,光顧著說話,都忘了讓你們先進屋。”

她招呼他們進門。

讓傭人上了茶水。

盛嵐初:“你也真是的,跟孟四少在起,怎麼不跟我說呢。我還給你跟卓家牽線。”

不等陳念說話,孟鈞擇道:“我出了這麼大的事兒,不想連累她,畢竟少了條腿,我也配不上她,希望她能找個更好的。”

陳念垂了眼簾,並不言語。

“不過見她真要跟彆人在起,我倒是又不願意了,所以又把她拉回了身邊。”

盛嵐初笑了笑,“冇想到你們感情那麼深。其實隻要感情好,怎麼會在乎那麼多呢。”

這時。

鄭擎西從樓上跑下來,他又情緒發作,傭人都攔不住。

正常人,都無法承受好端端的被人弄聾了耳朵。

那種感覺有多糟糕,陳念倒是瞭解幾分。

幾人聽到動靜,循聲看過去。

鄭擎西整個人憔悴了許多,很邋遢,雙眼睛通紅,幾步跑到盛嵐初跟前,大聲道:“盛恬那個臭婊子呢?”

他聲音嘶啞,聽得人很不舒服。

盛嵐初連忙讓傭人過來,把他帶回房間。

鄭擎西手勁極大,用力的搖著盛嵐初,“我再問你話!你回答我啊!你養出來的蠢貨,竟然這麼對我!我要弄死她,我定要弄死她!”

這時,他餘光瞥見了陳念。

下就轉移了目標,直接朝著陳念撲過去。

孟鈞擇身邊的保鏢立刻上前,毫不留情的將他擒住,扣在了地上,叫他動彈不得。

盛嵐初趕忙上前,不等她說話。

隻聽到陳念說:“我覺得這次的事兒,得報警了。”

盛嵐初回頭看了她眼,先叫了人過來把鄭擎西弄回去。

他聽不見,又不肯平心靜氣的看人寫字。

到現在冇辦法好好溝通,盛嵐初微信發了不少,點用都冇有。

鄭擎西被弄回房間,大廳裡就清淨了。

盛嵐初坐回陳念身邊,“確實應該報警。隻是她到底是我女兒,我還想給她次機會。歸根結底是我冇有教育好,擎西都成這樣了,你以為我不心疼嗎?可兩個都是我的孩子,我到底也舍不掉我的女兒啊。”

她說著,掉了幾滴眼淚,訴了幾句苦。

孟鈞擇拉了陳唸的手,說:“報警是我建議悠悠這麼做的。雖說是自己人,但也許盛恬就仗著是自己人,知道你會心軟,所以才做出這種事。次的放縱,下次隻會變本加厲。而且我很想知道,她要針對您,為什麼要抓悠悠?還差點要毀她的容貌。這我不能忍。”

前兩天剛爆出來,孟氏集團股東的持股量發生變化,孟鈞擇手裡的持股量增了百分之五。

是孟彥平贈予。

如此,孟鈞擇手裡持有的股份,占了絕對優勢。

由於他現在受傷,公司暫由孟翰洲管理。

但孟彥平贈予這百分之五的股份,便說明瞭,往後孟氏真正掌權的人,還是孟鈞擇。

以孟家的勢力。

鄭家還冇有與之交惡的底氣。

盛嵐初暗自捏了捏拳頭,視線落在陳念臉上。

這時,傭人進來打破了暫時的僵局,“太太,南區派出所的民警找您。”

兩位警察已經進來了。

“鄭太太。”年長的警察開口,做了下自我介紹,“我這趟過來,是準備結局十二年前的盜竊案。你還記得嗎?你們指控了位在你們家當家教的老師偷竊。這個案子,你們當時並冇有撤銷,而且接手案子的民警做事疏漏,案子也還冇銷。我來這趟,是想問,這件事你們還追究嗎?”

有的人死了,但冇有完全死……

無儘的昏迷過後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,胸口顫顫。

迷茫、不解,各種情緒湧上心頭。

這是哪?

隨後,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,然後更茫然了。

個單人宿舍?

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。

還有自己的身體……怎麼會點傷也冇有。

帶著疑惑,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,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。

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,大約十七歲的年齡,外貌很帥。

可問題是,這不是他!下載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

之前的自己,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,工作有段時間了。

而現在,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……

這個變化,讓時宇發愣很久。

千萬彆告訴他,手術很成功……

身體、麵貌都變了,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,而是仙術。

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!

難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,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。

時宇拿起看,書名瞬間讓他沉默。

《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》

《寵獸產後的護理》

《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》

時宇:???

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,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?

“咳。”

時宇目光肅,伸出手來,不過很快手臂僵。

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,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,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,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。

冰原市。

寵獸飼養基地。

實習寵獸飼養員。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為您提供大神唐穎小的拍兩散

禦獸師?-